您现在的位置: 就医网 >> 新好男人 >> 今日男人 >> 正文

暴力英雄甄子丹:仁者无敌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时尚先生-Esquire 录入时间:2008-10-28 9:21:52

 

甄子丹

  1、拳头

  甄子丹就像一只拳头。

  拍摄这一辑照片时,甄子丹很配合摄影师,不厌其烦地摆出了无数pose,但每一个pose都只有一个表情,就是酷。

  完美的肌肉线条,灯光下柔和的皮肤,和招牌式的冷酷表情。像一张绷紧的弓,随时准备着发射。他的手经常五指握拳,每一刻都有可能出招。

  这是一个很少露出笑脸的人。一个招式和眼神一样凌厉的人。他说,四肢就是他的武器。

  在绝大多数时候,人们对甄子丹的印象也无非如此。他的冷酷形象来自电影屏幕,他的沟通工具是拳头。

  摄影棚内的拍摄还未结束,窗外就飘起了朦胧的细雨。雨滴渐渐变大,原本安排的外拍不得不取消。

  甄子丹和摄影师来到了一家预订下的小旅馆,继续在这个城市阐释男人和时尚的定义。

[NextPage]

  2、客栈

  小旅馆总能让人想起很多事情。

  甄子丹的星路不算坎坷,出道后遇到徐克的新派武侠经典之作,那部电影的绝大多数场景也发生在一家小旅馆,名叫“龙门客栈”。

  沙漠,和沙漠一样荒芜的人性。电影结尾,甄子丹和梁家辉的武打场面历经多年仍被津津乐道,所谓经典,不过如此。

  上海的客栈,每天也都上演不一样的故事。

  在这样逼仄的狭小空间内,身住小旅馆的人各怀心事。水泥,钢筋森林,也许,一样荒芜的人性。

  曾经有年轻人带着刀从上海客栈出发,妄图讨回一些尊严。“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这句多少有点象电影台词的话语,短促、有力、不容置疑,也散发着一种暴力的味道。

  用拳头对话,用暴力对话?

  香港的功夫电影,影响了多少青春少年。

  当然,甄子丹不认同这种说法。他是功夫巨星,却一贯反对暴力。

  3、暴力

  在许多经典的武打场景中,甄子丹的角色都是一个“暴力英雄”。

  无论是《新龙门客栈》里的曹少钦,还是黄飞鸿系列之《男儿当自强》中的纳兰元述,他的角色都是朝廷的鹰犬,因为武艺超群获得权威。

  到了《杀破狼》中,他的角色变成了现代警察,一个当代社会秩序的维护者,只不过这一次,他不再是性格反派,终于演了一回正角。

  但还是用暴力解决问题。还是用暴力维护秩序。

  在妖冶的后现代钢筋丛林里,无论是香港还是上海,暴力都是一个和梦想有关的语词。那意味着热血、激情、放肆。

  只不过在香港,暴力更多意味着梦想的曲折表达,武术也更多是一种运动技能。

  在内地,暴力是一种被革命传统浸淫出来的文化,武术通常被冠以“武侠”的浪漫标签——小说家用瑰丽的中文辞藻将暴力浪漫化。

  钢筋丛林的社会法则也没有太多变化,谁胳膊粗,谁说了算。

  所以,甄子丹的粉丝越来越多了。不光是因为他凌厉潇洒的身手,也因为这些逼真的武术动作,让许多年轻人看到梦想成真的希望。

  假如拥有了甄子丹的身手,是不是就可以成为这个社会的主宰,是不是就可以挑战鹰犬,伸张正义。

[NextPage]

  4、曾经

  已过不惑之年的甄子丹,在银幕下其实文质彬彬,也很安静。很难想象他精通各种实战性和杀伤力极强的格斗术。

  但每个人都曾年轻过,所以每个人都曾经叛逆。

  出生广东,2岁举家迁至香港,11岁随父母移民美国。那是李小龙的时代,在偶像电影的激励下,甄子丹踏足武林。母亲是一代武术名家,无人看管的甄子丹在武术中寻到了中国文化之根,又在音乐人父亲那里继承了安静的气质。

  武术赋予了他力量和权力。

  还是一个热血少年时,反叛的甄子丹在美国波士顿著名的暴力街区“残酷之街”(meanstreet)横冲直撞,狂野难驯。

  武术也改变了他。

  “武术练到越高的层次,就越是返璞归真,所有的精力就会放在锻炼过程中。到了一定的层次,反而越不会有暴力的行为”。

  17岁那年,他就被美国杂志评为最年轻的殿堂级武术家,并获得全美武术冠军。

  大洋彼岸的大陆青春少年,也有各自的青春。

  有人父母离婚,自幼性格封闭,这是问题青年的典型出身和性情。

  这样的问题青年中,有人会拿刀捅向警察,用暴力去解决问题,去宣泄,去补偿自己的委屈。

  暴力英雄、武打明星甄子丹其实完全不象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在生活中,他从来不会用暴力去解决问题。即便自己身负绝学。

[NextPage]

冷酷男人甄子丹

  5、甘地

  在许多部电影中,甄子丹的角色像是一个被掏空了心灵的格斗机器,这些角色无论正派、反派,基本寡言少语。

  他们通常眼神如刀,时而发出李小龙式的吼声,至于精神世界,却完全没有戏份。所以有两部《叶问传》,他和梁朝伟将代表着截然不同的风格。

  电影毕竟是商业媒介,他很懂得替投资人考虑,虽然他对武术有自己的领悟,但“还是必须先把我的角色演好,如果有多余的机会,才会讲到自己对武术的见解”。

  电影,和其他商业产品一样,被包装、发行,通常会扭曲了事物本来的面目。功夫电影,正在将武术的本原遮蔽。

  武术家甄子丹对武术的修为和理解是,“一般练武的人,都会有自我认识,并且因此有自我控制能力”。

  和许多年轻人理解的恰恰相反,武术的魅力和精神之源,并非是暴力宣泄或者好勇斗狠,而是一门关于控制的艺术。只是,恣肆的武侠梦境,更能够慰藉许多年轻人的野性。

  “作为一个普通的公民,我当然是不主张暴力的。”在现实生活中,如果受到委屈或不公正的对待,他所首先想到的,是法律,而非拳头。

  正是这样的原因,以武扬名的甄子丹尊崇那个名叫甘地的印度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政治家、思想家,这其中甘地是一个很伟大的人。”

  因为仅从武术家的角度来看,甘地的忍耐力和控制能力非一般人可比较。

  武术给了甄子丹工具与威权,但他却更看重其中的控制之道。否则,他又如何能够从“残酷之街”的野性少年,成长为一个武术大家?

[NextPage]

专访 甄子丹:

  Q:你的母亲麦宝婵是一位世界著名的武术家,父亲却是报社编辑兼音乐家,年轻时为什么选择武术作为发展方向?

  A:我们家是移民到美国的。早期的华人移民通常都比较辛苦,我的父母和许多人一样,许多时间都要放在工作上,没有太多的时间兼顾小孩。好在我有一个寄托,从小受到功夫电影,尤其是李小龙的影响。李小龙也是一个偶像,可以用来激励自己,逐渐就喜欢上武术了。

  我也相信许多中国人都会受到李小龙的影响,希望能够象他那样强大起来。只是以前没想过要拍电影。

  Q:小时候练武的时候觉得苦吗?

  A:相信当时是会觉得苦的,但现在已经忘记了那种苦。我想应该所有体能项目,包括奥运会上的体操、球类运动都会苦。但主要好在自己喜欢。

  Q:可能很多人都会有兴趣了解,你出生在一个文武双全的家庭,父母会如何教育你呢?

  A:从小除了练武以外,音乐和文学方面受到父亲影响。父亲是《星岛日报》的编辑,经常和我谈到我们中国人的传统文化,让我们不要忘记自己的根。

  世界一直在变得越来越小,但我在武术里面可以找到自己的文化,找到一个根。

  Q:现在你是父亲了,平常还有固定的练武时间吗?

  A:现在会有很多其他的责任,比如照顾孩子,所以没有刻意去练武了。

  但如果要拍一部电影,之前就会花很多时间去研究武功。拍《叶问传》之前花了一年多研究咏春拳,拍《杀破狼》、《导火线》之前专门研究了两年格斗。

  幸好练武这么多年来积累的功底还算深厚,可以在短时间内把技术提高到一定境界。

  Q:你在美国长大,19岁又来中国学艺,中间有没有感觉到中西方对武术理解的差异?

  A:武术在中国也是一种文化,比如忍术和儒家思想就很有关系,再比如太极拳和道家思想也有很深的关系。

  同时也不要忘记了,中国人习惯把武和侠放在一起,但武侠其实是小说家创造出来的,这不是真正的武术。

  我还是觉得文化是文化,技能是技能。武术只是来自身体本身的一种技能。

  中国的封建思想,以及武侠的影响,使得我们对武术的理解没有外国人那么科学。

  中国的形容词太厉害了,很简单的拳脚,会被说成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传说。其实那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

  外国人对中国武术现在也没有那么迷信了,越来越将武术当成是一种体育运动。

[NextPage]

  二、武功

  Q:为什么认为老外对武术的理解反而更科学?

  A : 中国武术很多时候放不开,就是因为我们的历史太有深度,有时候反而阻碍了进步。以前的中国武术还有门派,这又给武术蒙上了一种神秘色彩。

  老外对所有事物都是抱着透明、开明的心态去看,然后再去钻研技术。他们对武术一般是先分析,再继续研究,进而提升,他们没有门派的偏见,这一点上中国人比较保守。

  而今天的武术已是一种变相的运动,混合格斗(《导火线》)在欧美已经很流行了,其实包含这传统里各种门派的技术(包括柔道等等)。

  Q:那么现代武术和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武术有没有区别呢?

  A:当然有区别。

  以前的武术门派意识重,而且多有些神秘色彩。今天的武术其实是一门变相的运动。

  Q:虽说是运动,但也没有进入奥运赛场啊。

  A:武术很难进入奥运会,或者变成一种竞赛项目。武术本身没有一个很浓厚的竞技色彩,怎么比分、怎么打分,都不可能像拳击和柔道那么简单。

  而且武术也不像拳击这种没有民族色彩的技能,并非每个国家的人都可以学。

  再说中国武术实在太复杂了,有太多门派,那么多种兵器,怎么去比?

  Q:你觉得现代武术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A:未来的武术,应该是那种综合各种流派的路子。

  Q:那么你自己对武术是如何理解的呢?

  A:武术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东西。我个人对武术的理解,很简单,很透明,就是一种技能。武术就是一种“武装的技术”。

  武术本身也蕴含着儒家思想,“仁者无敌”。

  练武者本身的修养是很重要的,若有修养,就不会主动使用暴力。

  我拍的电影内容里,有一部分也承担了我对武术的理解。

[NextPage]

  三、影响

  Q:那么你在电影里如何诠释对武术的理解?

  A:武术没有止境,但我尽量寻找更高的境界。随着我武艺的成熟,也会继续和观众在电影中分享我对武术的理解。

  《叶问传》这个电影里也有我对武术最新的理解。但是在电影中,我首先是一个演员,我还是必须先把我的角色演好,如果有多余的机会,才会讲到自己对武术的见解。

  Q:电影为了考虑娱乐性,通常可能远离了武术本来的面目,你是一个武术家,觉得电影银幕上的武术和武术的真实内核相去是否甚远?

  A: 作为武术家,应该推广武术的最高境界,但同时不要忘记,电影只是一种商业途径。

  作为一个专业电影人,要先拍好商业电影,再把自己的理想放进去,不能把电影作为自己信仰的推广工具。电影这种媒介,本身就是夸张的,甚至是神化的,比如电影里有很多拉钢丝、吊威亚的镜头。

  同时也不要忘记了,中国人习惯把武和侠放在一起,然后我们又会用武侠去衡量一部武术电影。

  我只能说,我的电影尽量用真实的武术。

  Q:那么谈谈叶问吧,你偶像李小龙的师傅,这个角色里面有你自己的影子吗?

  A:叶问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是咏春拳的宗师,他又是一个书生,这个角色和以前的角色有很大差别。

  叶问其实是一个反英雄,门派第一,也不喜欢教徒弟,不喜欢比武,是一个家庭男人。他和霍元甲、黄飞鸿的差别很大,完全没有推广自己绝学的理想,只是大时代里的一个小人物。

  我觉得他很有趣,他是一代宗师,但在街道上只是一个普通人。

  叶问也是我扮演的角色,每次新扮演一个角色,我都会加进自己对武术的感觉,多少会有些自己的东西在里面。武术和演戏也是自我表达的方式,武术是身体,演戏是表情,而武术也有心灵上的东西。

  如果有一天,我是一个制片人了,有机会我才会考虑完全将自己的理念表达出来。

  今天作为一个电影演员,我主要还是要让大家看得过瘾,并且尽量不带给社会带来一些反面的影响,争取带来一些正面的影响。

  Q:现在该谈谈我们今天的主题了。香港的功夫电影影响了几代大陆少年,这些电影有时会渲染暴力场面,作为一个“很能打”的功夫电影人和武术家,你是否认同这种暴力美学呢?你看中国和美国都有那种问题青年用暴力手段连杀许多无辜者的惨案。

  A:其实我不认同香港电影暴力产生了社会问题,应该说青少年暴力和整个世界的文化氛围都有关系。

  我们现在看广告、MTV,其实往往都能看到一些暴力的画面,而不仅仅是在香港的功夫电影。而且,这么多年来,在每个国家,每个民族,每个社会都会有青少年暴力的问题。

  作为个人,我觉得主要是教育问题,父母应该认真思考怎样教育一个孩子,不光是在学习上教育,从小应该培养自我认识,尊重他人,并要遵守原则,养成开朗的习惯,这会影响到他们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很多时候观众自己也负有一些责任,因为观众自己也拥有选择的权力,可以不看带有暴力的电影。

  Q:许多青少年看了电影之后会觉得,学习武术之后可以比别人更厉害,武术就让人拥有了暴力犯罪的能力。你是功夫明星,有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呢?

  A:其实很多犯罪的人,都不是练武的人,因为一般练武的人,都会有自我认识,并且因此有自我控制能力。你看现在很多犯罪的人,其实都是不会武功的。

  练武不会培养一种暴力的文化,相反,练武会让人有自我认识、自我尊重。

  学习武术本身是一个修炼的过程。

[NextPage]

  四、修为

  Q:练武这么剧烈的运动过程中,怎么来获得修炼呢?

  A:其实武术是自我的一种修为,一个人可以用他的四肢,进行自我控制,并成为攻击别人的武器。因此练习武术,你会练到一种控制的修为。

  武术练到越高的层次,就越是返璞归真,所有的精力就会放在锻炼过程中。到了一定的层次,反而越不会有暴力的行为。

  只有不能控制自己情绪和身体的人,才会成为犯罪分子。

  这些都是要靠自己摸索才知道的,但每个武术家都会得到这个智慧,他们不需要去使用自己的武术犯罪。

  那些使用暴力犯罪的习武者,其实对武术很无知,对武术的理解层次还很低。

  Q:但武术毕竟让人拥有了暴力犯罪的能力。

  A: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美国社会对枪支泛滥的争论。枪支,是一种武器装备,本身并不暴力。而武术也只是让你拥有了武器装备,只不过,这个武器是你的四肢。

  但是和枪支一样,四肢本身也并不暴力。

  你有枪不等于要用枪伤害别人。同样,练武可以让自己成为一个兵器,但不见得就一定会要去伤害别人

  Q:但是,虽然武术本身讲究修为,武术电影往往会强调并渲染暴力。作为武术家兼电影明星,你如何看待你从事职业之间的矛盾?

  A:电影本身是一种商业游戏,其实不光是功夫片,一般的动作片,也都带着暴力的行为。现代社会的MTV和广告片也都带有暴力影像,社会本身就有这样的文化,整个人类也都有如此的基因。你看,包括打篮球这样普通的大众运动,也有暴力的影子。

  作为一个普通的公民,我当然是不主张暴力的,但我从小就是练武的,今天要推广无暴力运动,建议大家不要学武,这也不太可能,不可能两全齐美。因为练武是不太可能不带暴力性的。

  这是不能解决的一对矛盾。因为武术本身确实是带有暴力性质的。

  问题还是看你如何控制暴力。

  Q:在你个人,如果你受到威胁,或者看到有歹徒欺负别人,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吗?会不会用你的武功解决问题?

  A:首先我是一个成熟的人,作为一个丈夫、父亲、朋友,我首先是一个有责任的人。

  如果受到不公平的对待,首先我会想到法律啊。而且中国人,都有儒家的教养,不可能用暴力去解决问题。

  其次,如果是自己或家人受到威胁,即使你不是练武的人你也会挺身而出啊,对不对。普通人也都会有自己本能的反抗能力啊。

  我平常花那么多时间去练武,就没有时间去使用武功了。

  Q:你今天穿着甘地的T恤拍摄写真,你是如何理解甘地这个人和他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呢?

  A: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政治家、思想家,这其中甘地是一个很伟大的人。

  我也不敢说深入去探讨他的思想,但他的忍耐力和控制能力非一般人可比较。对于非暴力我想也和个人的性格有关系,有些人本身性格就喜欢一天到晚在外面打架。

  Q:能问问你的信仰吗?

  A:暂时还没有什么信仰,因为还没有深入了解各种宗教的根源,以后可能会研究。

  现在我也会比较偏向佛教,对他大概的理论比较赞同,其他宗教太激烈,而佛教首先是一个温和的信仰。

责任编辑:顾苗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文章
本周热点回顾
  频道热文推荐
 
  健康社区
  精品频道